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红楼春 > 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为之

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为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皇城,大明宫。
  
  养心殿。
  
  隆安帝回宫后,第一时间就是下旨封锁宫禁,不准任何人将消息传至储秀宫。
  
  最了解他的,确实仍是尹后。
  
  尹后太清楚这位枕边人了,所谓荣宠,终不过是一时的。
  
  甚么儿女情长,又如何能及万里江山之重?
  
  封锁了储秀宫,切断云氏与外界的联络,直到诞下婴孩。
  
  招惹出这么多麻烦的云妃,命运也就注定了……
  
  办妥此事,隆安帝便和诸军机谈起今日事来。
  
  今日其颜面扫地,尤其是贾蔷那一阙词,嘲讽意味十足。
  
  不过身为天子,在贾蔷还有大用时,隆安帝并不会急于治罪,这点胸襟抱负他还是有的。
  
  他是经历过夺嫡苦熬出来的帝王,不会意气用事。
  
  但是,他仍要确定,军机阁臣会不会与他坦诚……
  
  “今日之事,诸卿如何看待?”
  
  隆安帝淡淡问道。
  
  诸军机皱起眉头来,似未想到隆安帝仍有此问。
  
  沉吟稍许,竟是林如海率先开口缓缓道:“今日事,半真半假。”
  
  隆安帝眉尖一扬,道:“怎么说?”
  
  林如海道:“丰乐楼之事,虽有合理解释,但未免过于巧合。且五皇子所受之伤,也有些蹊跷。用力过了……
  
  但,云氏之嚣张,皆为真。这些事,是安排不出来的。”
  
  韩彬沉声道:“宫闱斗争,从来不只在内,亦在外。古来如此,没甚么好说的。”
  
  隆安帝提醒了声:“这群混帐,将朕与诸卿,乃至整个朝廷都顽弄于股掌之上,韩卿,怎会没甚好说的?”
  
  韩彬摇头道:“皇上,非臣袒护哪个,只是宫闱之争,原是如此,借力打力。相比于景初年间夺嫡之惨烈,如今这些手段,如同儿戏。”
  
  贾蔷他们挖下的这坑,如何能瞒得过这几位人间最顶尖人物?
  
  或许短时间内没甚证据,可他们需要证据么?
  
  隆安帝愤懑道:“元辅说的轻巧,那阙《木兰辞》一出,朕又成甚么了?”
  
  张谷呵呵笑道:“皇上、皇后乃古今明君贤后之典范。自太宗与长孙皇后之后,便以皇上和当今皇后为历代帝后之表率。这阙词,又和皇上何干?再者,皇上纵有思量,也不过是为了社稷之重思量,和儿女情长没有半点干系。若连这些都看不透,也不过是些愚人,皇上又何必理会?皇上是甚么样的天子,春秋青史,自有交代。”
  
  隆安帝闻言,心里憋闷的怒气总算舒展了些,长叹道:“爱卿所言甚是!朕之思量,皆在江山社稷之重,而非儿女情长。偏贾蔷那个混帐,写这么首词来恶心朕,其心可诛!!”
  
  林如海缓缓道:“皇上,既然贾蔷如今官拜海师衙门大都督,如今海师处于草创阶段,自该去沿海之地督军。五城兵马司都指挥一职,他就如同儿戏,上任二年,加起来点卯不到二十天。若连海师衙门也如此,就着实恣意了些。”
  
  一旁李晗笑道:“你这先生加岳父老泰山还真是心狠,贾蔷折腾数年,大半家业都在京城,林相一竿子将他打到外洋之地,是不是忒狠了些?”
  
  林如海呵呵道:“这海师衙门之职,还是子升你提的建议。”
  
  李晗拱手笑道:“罢罢,是仆之过。不过,那也只是权宜之计。贾蔷之才,不在其心心念念之海外,而在治财之道。虽陶朱公、桑弘羊复生也不过如此罢?林相,知道你心疼弟子佳婿,只是有这小子在,仆等当真能轻快不少。天降此才,难道不正是为了辅佐圣君推行新政,开辟盛世的?你一竿子打到万里之外……最高兴的除了贾蔷外,就是见不得新政大行之辈。还望林相以社稷为重,以大局为重啊!”
  
  张谷亦是呵呵笑道:“也不是说离了他就推行不得新政了,只是有些时候,贾蔷的点子还是能起到奇效的。林相,内务府钱庄一事,仆要与你请罪。事实证明,是仆等错了,而且是大错特错!”
  
  说着,张谷、李晗、左骧等一并与林如海深揖一礼。
  
  林如海忙还礼道:“这叫甚么话?内务府钱庄何等体量?比户部国库还丰厚。这样重大之衙门,原就不可能交给几个惫赖年轻人去掌控。瞧瞧他们整日里都干的甚么事?将内务府钱庄收回,吾亦是赞成的,干系着实太过重大。至于眼下之困厄……朝廷再想想法子罢。非仆意气用事,只是连吾亦摸不准,果真让贾蔷重新接手,他会不会同意。即便同意了,又会和五皇子闹出甚么乱子来……唉,也是头疼。皇上和娘娘,着实有些宠溺过了。”
  
  隆安帝气笑道:“倒成了朕的过错了?”
  
  宗室诸王、皇亲国戚和武勋亲贵们都不是傻子,内务府钱庄现在是甚么成色,他们能看不见?
  
  毕生乃至数代人之家业投了进去,换回来这个鸟毛玩意儿,谁肯愿意?
  
  这就是个巨雷!
  
  眼下还未炸,是因为还未到分红的时间,但早晚会到。
  
  到那时拿不出银子来,这些人闹将起来,绝不是小事。
  
  关键,还是朝廷一方理亏。
  
  但即便如此,眼下林如海也不会松口,让贾蔷重回内务府。
  
  当初着实可恨,且,若无绝对的保证,林如海可以预料的到,下一次摘桃,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